<td id="j0tg8"><del id="j0tg8"></del></td>
        <p id="j0tg8"></p>
          <td id="j0tg8"><ruby id="j0tg8"></ruby></td><acronym id="j0tg8"><strong id="j0tg8"><address id="j0tg8"></address></strong></acronym>
          <td id="j0tg8"></td>

            熱門收索: 李虹霖 秋拍 拍賣 收藏

            中國書畫網 > 傳世書畫 > 書法 >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吳大澂信札 欣賞

            來源:休休文庫 作者:中國書畫網編輯部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吳大澂畫像
             

                  吳大澂(1835-1902),初名大淳,字止敬,又字清卿,號恒軒、愙齋、鄭龕等,江蘇吳縣人。吳湖帆祖父。同治七年進士,歷官廣東、湖南巡撫。書畫皆擅,精鑒賞,喜收藏吉金,又好藏書。著有《古玉圖考》、《愙齋集古錄》、《說文古籀補》、《權衡度量考》等。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吳大澂致徐熙書札  朵云軒藏

            廿六通  尺寸不一  箋本冊頁裝
             

            兩封急電

                  光緒二十一年(1895),清廷派李鴻章赴日談判,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之后,中國不僅要割讓土地,還要賠款二億兩白銀。條約內容苛刻,舉國嘩然。吳大澂五月二十五日給湖廣總督張之洞發去一急電云:“倭索償款太巨,國用不足,臣子當毀家紓難。大澂廉俸所入,悉以購買古器,別無積蓄,擬以古銅器百種,古玉器百種,古鏡五十圓,古瓷器五十種,古磚瓦百種,古泥封百種,書畫百種,古泉幣千三百種,古銅印千三百種,共三千二百種,抵與日本,請減去賠款二十分之一。請公轉電合肥相國,與日本使臣議明,作抵分數。此皆日本所希有,置之博物院,亦一大觀。彼不費一錢而得之,中國有此抵款,稍紓財力,大澂藉以伸報效之忱,一舉而三善備焉。如彼允抵,即由我公代奏,不敢求獎也。鄙藏古器、古泉,日本武揚(前任駐華公使)曾見之,托其轉達國王,事或可諧。”(注一)

                  光緒二十一年閏五月六日,吳大澂急電發出十天后,還未收到張之洞的答復,于是再次致電張氏,催促此事。電文云:“前電及函,想均鑒及。如合肥不愿議減,或倭使不肯婉商,可否乞公代電總署,托俄公使,電告俄王,玉成其事,令倭減去二十分之一。如有成議,澂當另備古物百種,由總署轉送俄王。與其竭我脂膏,不如略減賠款。所以請公代奏者,澂本部民報效之款,應由原籍地方官上聞,惟公知其心跡,無他耳。紓君父之急,與從井救人不同。”(注二)

                  吳大澂為何如此急切地要捐出畢生收藏呢?此話還要從與吳氏一生榮辱關系至大的中日甲午戰爭講起,戰端初開,前線淮軍不堪一擊,日軍由朝鮮過鴨綠江,占領安東、鳳凰城、長甸、寬甸、岫巖、海城等戰略要地。當時全國的總督、巡撫幾十個,在大敵當前之際皆作壁上觀,唯獨一介書生吳大澂,迫於忠憤,不自量力,敢于奮勇請纓,帶兵向前。光緒二十年(1894)十二月二日光緒皇帝頒旨,開始啟用湘系軍隊,命兩江總督劉坤一為欽差大臣督辦東征軍務,旋又以吳大澂和宋慶幫辦軍務,率兵援遼作戰??上?,吳大澂作為酷好金石古董的舊式學者,根本沒有受過近代軍事訓練,讓他來指揮軍隊作戰,真可謂舍棄所長,用其所短,南其轅,北其轍,豈能不一敗涂地乎?開戰僅六天牛莊、營口、田莊臺三大重鎮相繼失陷。他的失敗,使主戰派處境陷入被動,因為把數萬新老湘軍調上前線,是開戰以來清廷所采取的一次大規模的軍事調動,也是光緒皇帝和翁同龢等主戰派所采取的最后一次嘗試。這次失敗,使得清廷已經沒有力量再組織有效的軍事反攻了。光緒二十一年(1895)二月二十一日吳大澂被撤去幫辦軍務,著即赴湖南本任。于是就有了上述兩封敗軍之將的急電。

                 不料張之洞對吳大澂此舉,大不以為然,復信幾近挖苦與冷漠。張氏云:“電悉毀家紓難,深佩忠悃。惟以古器文玩,抵兵費,事太奇創,倭奴好兵好利,豈好古哉?且尊藏雖富,雖精,估值不能過十萬金,今乃欲抵賠款二十分之一,是作價一千萬兩矣,亦似可怪。此事恐徒為世人所譏,倭人所笑。鄙意不敢以為然,弟實不便與聞,如尊意堅欲行之,請公自行電商合肥。至代奏一節,弟更不敢如此僭妄。竊謂公此時不可再作新奇文章,總以定靜為宜。拙見如此,采納與否,統請尊裁。”(注三)笑其奇創,令其定靜,文物抵充賠款之事就此終結。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愙齋集古圖

             二十六通手札

                  朵云軒收藏《吳大澂致徐熙手札》二十六通,就是被張之洞嘲笑挖苦的“估值不能過十萬金,今乃欲抵賠款二十分之一,是作價一千萬兩矣,亦似可怪”吳大澂畢生藏品的最好補白。

                  徐熙,字翰卿,號斗廬,斗廬子,吳縣人??顺屑覍W,精鑒別,工篆刻,被吳大澂視為文物鑒藏知音。此二十六通書信內容涉及文物鑒定品評、收藏信息交換、市場行情分析、委托買賣代購、借書、刻書、印書、石印碑帖、刊刻法書,拓印印譜、刻字等等,間接地反映了吳大澂文物收藏的內容、規模、喜好、心態,也是晚清文物收藏界的一個縮影。

                  這二十六通手札僅有一件(第二十三通)標明具體寫作時間為“丁亥人日”,即光緒十三年(1887)正月七日。其他雖未注明,但根據信札的內容還是可以推斷出一些具體時日,例如:第六通尾注“棘人吳大澂稽顙”,只有居父母喪時,才自稱棘人,《清史稿》載吳大澂于光緒十五年(1889)母喪曾歸故里,據此推定此札應寫于光緒十五年(1889)。又如:第四通云:“鄭工定期十七八日合攏,河勢平穩,別無可慮。”第八通云:“鄭工蕆事(完事),幸得免于罪戾,實皆群策群力之功,鄙人浪得虛名,益滋愧悚。”第十通云:“弟于十三日由工還省”。 《清史稿》載:“十四年鄭州河再決,上震怒,褫河督李鶴年職,以大澂代之。是年冬,河工合龍,大澂力居多。大澂盛負時譽,……治河功成,實授河道總督,加頭品頂戴。”從中可知,以上三札均寫于光緒十四年(1888)鄭州抗洪救災期間。再如:第十六通云:“清明抵琿春后,俄員未來,長日清閑,每日考釋二三器。”《清史稿》載:“十一年,詔赴吉林,會同副都統伊克唐阿與俄使勘侵界,即所侵琿春黑頂子地也。遂援咸豐十一年舊界圖立碑五座,建銅柱,自篆銘曰:‘疆域有表國有維,此柱可立不可移。’於是侵界復歸中國。”可知此札寫于光緒十一年(1885)吉林琿春任上。結合二十六通手札的書法特征、信箋用紙,表述內容,敘述風格等因素,可知此套致徐熙的手札寫作時間應是吳大澂最輝煌的時期,即光緒十年(1884)后,中日甲午戰爭(1894)之前,時任左副都御史、詔赴吉林、廣東巡撫、河道總督、湖南巡撫的十年間。

                  此套手札涉及的文物種類有:書畫、古玉、陶器、銅印、古璽、玉印、錢幣、印泥、古籍、舊扇、唐石、隋碑等等,幾乎涵蓋了清季文物流通的方方面面。從中還能折射出當時文物交易的市場行情信息,例如:第十九通云:“濰縣裴估又為代購隋碑一通,二十二行,每行三十二字,稍有殘缺數十字,議定一百五十金。”第三通云:“歷下人歸攜得二玉敦(百乳),與陜出一敦相類。出土已久,盤工不少,價僅廿金。”第十七通云:“玉圜、玉璧即乞代付六十金,……。秦中古玉價最儉,大藥鏟不過十余金,南中索值過昂,以后毋須問津,精品至寶所得誠不少矣。”第十八通云:“玉圜至精,有目共賞,拱璧白玉者少,亦非常品。在蘇揚六十金,其價廉甚”。第二十四通云:“前日所示譜內各印細加披閱,精者可選四十余方,軍司馬部曲將等及蠻夷諸印,皆習見之品,鄙人愿以四百金得之,再多者力不能逮,非斤斤較量也。”

                  更為有趣的是,手札中還透露當時文物收藏過程中吳大澂的競爭對手信息,例如:第九通云:“小松(黃易)之《嵩洛訪碑》廿四開,竟為費屺懷(費念慈)所得。鄙人之自忖亦可知足矣。銅器大者,力不能扛,小者得之亦無謂,以后可讓與仲翁矣。”第十通云“都中吉金價值日增,然只有鄭盫司空(潘祖蔭)一人鬧哄,此外亦無肯出重價者。鄙人力有不逮,即價廉亦不暇及”。第二十通云:“《嵩洛訪碑圖》為屺懷(費念慈)得去,竟不獲一見,因擬自畫《訪碑圖》三十二頁,……他日流傳海內欲與小松司馬(黃易)相抗衡也。一笑。”

                 尤為難得的是信中還透露了吳大澂的書畫藝術觀,例如:第二通云:“近人如錐庵(陶淇)、小圃(倪耘)皆生平至好,彥沖(劉彥沖)為鄙人所企慕之人,均極得如愿以償,快幸曷極,感佩曷極。六如(唐寅)精本正敝藏所缺,戴文節(戴熙)《雙題山水》,此時更不易得矣。”第四通云:“過年公事稍簡,擬專心學書。吾吳碑帖鋪如有山谷老人(黃庭堅)墨刻,不拘法帖、屏條乞代覓數種,為感。世間爭尚蘇(軾)、米(芾),尊黃(山谷)者絕少,故不易得。”第二十通云:“阮氏(阮元)仿鑄《散氏盤》乞為留之交家兄置之義莊。弟臨《散盤屏條》六條已付石刻,須十月內刻竣也。大篆以《散盤》為第一(鄙人所臨大篆,亦以《散盤》為最,當在鄭文寶《嶧山碑》之上。)”此套手札的書法風格亦與常見吳大澂行楷稍異,收發筆意蘊、散射狀結體無不效仿黃庭堅書風,信札內容亦透露了吳大澂行楷師法山谷、篆書追蹤《散氏盤》的淵藪。

                 信札還揭示了吳大澂文物收藏的艱辛歷程,堂堂一品大員,常常為購藏文物而捉襟見肘。例如:第二通云:“濰有銅印五百余,古璽百數十,無一不精,價值千金亦不貴,得此一大宗,故近況益窘,吉金彝器竟不能得,揚州丁氏藏物只可割愛矣。”第九通云:“兩月以來,關中、歷下、都門三路兼收并蓄,已覺力不能支,廣庵欲為刻《古玉圖考》,刻資已向龔仰翁暫借。忽又出濰縣之五百印,遂至竭蹶。”第十四通云:“鄙人力有不逮,即價廉亦不暇及,所示一鼎、一尊只可割愛矣。尋常銅器在十字左右者,百金內外尚易出脫,若出重價收之,恐其受累。”第二十四通云:“前日所示譜內各印細加披閱,精者可選四十余方,……鄙人愿以四百金得之,再多者力不能逮,非斤斤較量也。”

                  二十六札中還存有關于吳大澂學術著作《權衡度量實驗考》、《吳清卿訪碑圖冊》、《說文古籀補》、《古玉圖考》的編纂細節。例如:第十五通載:“關中友人寄到古玉百數十種,內有白玉律琯(微帶黃暈),長一尺二寸,適與搢圭駔琮宏璧相符,毫厘不爽,因取黑柜黍糓子實之(即高粱),適容二百黍,遍考《漢書律歷志》、《周禮鄭注》皆云:黃鐘九寸。乃知班、鄭實沿劉歆之誤,與古樂不合也。”第二十通云:“自畫《訪碑圖》三十二頁,每頁后附書考據一頁,共成六十四頁,可裝四冊,內分直隸、山東、吉林為一冊(以太學觀《石鼓》為第一頁,岱廟觀秦刻石為第二頁),陜甘十六頁分為二冊(加考據十六頁,為三十二頁矣),龍門伊闕、洛陽及粵中各碑八頁為一冊(吳中絕少金石,以焦山《瘞鶴銘》、虎邱《經幢》附于此冊之后)。日畫一開,現已成七幅,重陽前計可告竣。”

                 《馬關條約》之后,光緒二十一年九月初三日翁同龢亦迫於朝野壓力,不得不建議皇上將這位同鄉革職,以平息人怨了。詔書說:“開缺巡撫吳大澂,居心狡詐,言大而夸,遇事粉飾,聲名惡劣,著即革職,永不敘用。”此后,他為生計所迫,曾任上海龍門書院山長,授徒自給,又變賣個人所藏字畫、碑帖、古銅器以補日用。1902年(光緒二十八年)在貧病中去世,終年68歲。蟄居虞山的翁同龢得知吳大澂去世消息后,特遣人送去聯幛:“文武兼資,南海北海。漢宋一貫,經師人師。”橫批:“一臥滄江。”

            注一、二:《張之洞未刊電稿》,光緒二十一年,各處來電。

            注三:《張之洞未刊電稿》,光緒二十一年,去電稿。

             

            吳大澂致徐熙手札釋文


            一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均窯碗  有玫瑰紫者佳
            哥窯瓶  色古厚而有光,此的真宋瓷無疑
            仿定窯碗  質細而聲亮,制作甚精,何昆玉以為康熙言窯,大澂則疑為明瓷仿定之作
            填白碗  細潔而聲如磬,的真成化窯也
            龍泉小碟  與舊有二碟大小適均
            淡青碟  疑亦明人仿宋之器,鐵足者必系舊瓷,非本朝物
            霽紅碟  乾霽色甚佳,然不如明瓷之厚矣
            犀角杯  如此大者罕見,當亦定為酒器
            小鐘  首一字雜湊不成文,“作”字乃張鳳眼之憑據,其生平惟“作”字、“父”字刻不好
            陳寬五家汝窯瓶當遣人訪之

            二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頃接小暑所發手書,承示代購書畫、古玉、各種壺、尊、觚、觶,以色澤、花紋審定之,必系三代時物。而近人如錐庵、小圃皆生平至好,彥沖為鄙人所企慕之人,均極得如愿以償,快幸曷極,感佩曷極。六如精本正敝藏所缺,戴文節《雙題山水》,此時更不易得矣。
            近得岳武穆書《七絕小軸》,紙墨圖章均非后人所能仿作,旁有岳中丞(齡)題跋云:“太倉州張祉祥所送,適秋帆夫子來署同觀,系乾隆五十九年所題。此尤氣節中之最難得者。

            至古玉愈出愈奇,黃琮大如枕,牙璋長如三尺之珽,旁及上邊皆有鉏牙,兩面刻虎形四,虎口旁各刻人首一。此必取威武之義,四夷詟服,投畀豹虎,非得專征伐之諸侯不能有此特賜之節,斷非尋常發兵之瑞玉。惜為傖父刻銘四句,以為懸磬,亦寶物之劫,幸刻文尚淺,將來擬磨去也。
            濰有銅印五百余,古璽百數十,無一不精,價值千金亦不貴,得此一大宗,故近況益窘,吉金彝器竟不能得,揚州丁氏藏物只可割愛矣。手此奉復,敬問
            起居。大澂頓首。七月初四日。


            三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初六日接滬上來電,知從者抵申,圖考已與廣庵商妥。揚得精品,計兩三日內郝弁亦必到矣。歷下人歸攜得二玉敦(百乳),與陜出一敦相類。出土已久,盤工不少,價僅廿金。又得大黑琮,尺二寸者,價卅五金,一圭有陽文刻花,色滿紅。惜乎刻“嘉慶鑒賞園印”而倒其文耳,此頌臺祺。(近得《倪文正山水卷》,似元人之至佳者,遠勝石田可貴也。又得黃石齋金箋《竹石小幅》,郢爰務乞留之。)
            翰卿五兄世大人,弟大澂頓首。五月七日。

            四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前寄兩緘當邀鑒及,鄭工定期十七八日合攏,河勢平穩,別無可慮。過年公事稍簡,擬專心學書。吾吳碑帖鋪如有山谷老人墨刻,不拘法帖、屏條乞代覓數種,為感。世間爭尚蘇、米,尊黃者絕少,故不易得。手泐,敬頌
            禮祺。弟大澂頓首。嘉平十四日

            五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戴文節《雙松》暫質四十元,遣仆送送上,單開各種亦可抵百元,其件暫存尊處,省得往來仆仆,費顧屏條暇時索一觀可也。南皮相國畫紈扇二附上。
            翰卿五兄,弟制大澂再拜。
            百金一券,乞代易番餅,即付百四十款。

             
            六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黃小松司馬《嵩洛訪碑圖冊》昨已臨畢,乞轉交屺懷太史,并為道謝。弟之臨本祈代為付裝,有細單一紙屬為細心裝池,勿致錯誤,其簽條宜染古色,亦裱于冊首副頁,冊面亦用紅木嵌錦,錦俟檢出再送上。手泐,即頌
            臺安。棘人吳大澂稽顙。

            七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碌碌久未作書,非懶也。古人謂:其為人多暇日者,則出人不遠矣。弟則勞形案牘,日無暇晷,金石文字輒置高閣,或十日半月不觸手,可知其才力之竭蹶也。
            前由舍侄寄到拓本四種,玉押似宋物,簋蓋“□”字非“籩”,當系女名,上一字似姬,首字不可識,鼎文亦佳,價不甚昂,乞代留之。手泐,敬頌
            侍福。弟大澂頓首。長至前一日,新得古玉璽一。

            八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昨日接誦臘月望日手書。知前寄兩緘均已達覽。鄭工蕆事,幸得免于罪戾,實皆群策群力之功,鄙人浪得虛名,益滋愧悚。今春公事稍閑,擬以余功補書今文《尚書》,吾兄必樂聞也。圣公大鼎今在何處?如物主索售,乞為留意。手泐,敬候
            禮祺。弟大澂頓首。新正初九日。

            九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去臘家兄寄示大玉璽拓本,弟竊疑山左賈人之所為,因其文字薄弱,章法近于湊合,恐系舊玉改刻,惟近人用車床,必先磨去一層,易于辨別,如系光面則可靠也。古玉老皮一動手則迥然不同。兩月以來,關中、歷下、都門三路兼收并蓄,已覺力不能支,廣庵欲為刻《古玉圖考》,刻資已向龔仰翁暫借,此間又為瞿木夫先生補刻《官印考》下半部未完之書,頭緒紛如矣。佛工以來接刻瓦當,年內可成。忽又出濰縣之五百印,遂至竭蹶不遑,然小松之《嵩洛訪碑》廿四開,竟為費屺懷所得。鄙人之自忖亦可知足矣。銅器大者,力不能扛,小者得之亦無謂,以后可讓與仲翁矣。

            十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初七日曾寄一書,諒已達覽,郝弁于十二日回汴,弟于十三日由工還省,得讀手書,代購書畫金玉精品如此之多,價值均廉,如登寶山,滿載而歸,大費清神矣。墊款及前短之羅漢望前即交票莊匯出,未知六月初十前能即匯到否?近以十五金得一《金剛經》,紙系宋紙,觸手即爛,寄出重裱,款乃東坡在黃州時書,字則不類蘇髯而似董文敏筆,極細而勁氣直達,款云:亡考都言忌辰,親寫此經,交僧轉看,以資冥福書全銜,前后似一筆所書,亦奇物也?;蛞蝗諏懘恕督鸾洝?,似坡老之變體,其楷書亦不可見,無從對比耳。手復,即頌
            禮祺。弟大澂頓首。五月廿四日。
            蘇冊卷真有四千九百余字,亦可貴矣。卷中戈腳無一不佳,似非它人所能。

            后附:文物品目一組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戴文節山水  真而精

            黃忠端公楷書  難得,近以十金得一忠端公《竹石》小幅金箋。
            文徵明蘭竹  可愛
            沈石田山水軸  致雅,已為豹帥臨一本矣。
            新羅花鳥軸  精品
            蓬心山水  老蒼之作,紙本新白。
            張桂巖山水  別格,亦可愛玩。
            王椒畦山水  其粗筆大圈樹葉,向不甚喜,此幅尚秀雅。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大璧  二均佳、文帶  二皆好

            中璧  、圭  
            干黃拱璧  最古色澤亦濃厚、虎面琮  光彩難得,功夫不小矣,劉毅吉嘆賞不置。
            白璧  價廉、決拾  的確三代物
            白圭璜  精而廉、尊  陽文向釋飲字,精而廉,釋尊亦可。
            律管雷簽紅圈  精品、鉤竟石章  程穆倩,的真價廉
            方觚  的系三代物。連白玉鉤廿三兩,廉極。
            解結  干青圈小琮,琮真而廉。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李梅生蟬柳  極似新羅
            王小梅  行看立軸均佳
            戴文節對  難得
            王虛舟對  出色作
            陳曼生對  極平正


            十一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兩接來電,欣悉臺從,惠然肯來,攜有吉金、書畫不勝盼企,敝眷沿途諸承照料,極為心感。頃接電報,知初三抵清江,想因水淺不能迅速。茲派戈什前往迎候。手泐,即頌
            旅祺。弟大澂頓首。初五日。
            前有復電至鎮江,云船已開行。

            十二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前泐一緘,奉唁孝思,諒早達覽。茲托票莊匯去銀二百六十兩,即乞察收,新得二鼎、一敦、一簋、一方鬲四足皆作獸形,下層有門二扇,較方鼎略小。一觶又尚方,故治一器拓,寄鑒賞。手泐,敬頌
            禮祺。弟大澂頓首

            十三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所示龔父甗,弟細審,“父”字、“甗”字兩波折,竊疑其后刻,乞執事再為審定,仲復閣學所得兩劍文確系偽刻,似與此相仿也。敝藏尚無甗,亦不肯輕棄之,但真贗良不易辨耳。周璽匣蓋八字,求鐵筆一鐫,至感至感。手復,敬請
            侍安。弟大澂頓首、正月廿二日。

             
            十四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中秋接奉手書,承寄卷冊折扇、玉印、金鍰一箱、軸一包,發緘伸紙,笑于抃會,當先電復數字,計已達覽。楊龍友精卷裝成后,未知能交郝學智帶來否?都中吉金價值日增,然只有鄭盫司空一人鬧哄,此外亦無肯出重價者。鄙人力有不逮,即價廉亦不暇及,所示一鼎、一尊只可割愛矣。尋常銅器在十字左右者,百金內外尚易出脫,若出重價收之,恐其受累。山左又出唐墓志,石大如《文安縣主》者,三方不能不留也。手復,即頌
            起居不莊。弟大澂頓首。八月廿五日。

            后附:文物品目一組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唐六如茅亭桂月  

            戴文節仿石谷山水  

            潘王合璧  

            改七薌佛像  

            湯貞愍題無款畫  原題毒來慈受,印文與畫無涉,此兩合也。畫亦不俗。


            奚鐵生畫  畫亦不劣,特非鐵生手筆耳。隸書款偽作,別字太多,斷非誤書,定甫必知之。

            曼生行書  
             
            吳大澂信札 欣賞

            雞骨白大方尊  秦中亦得一器與此無異,精極,真古。、青玉觚  刀工似宋

            秋葵玉觶  古雅、白玉觶  工雅似宋

            白玉匜  、郢爰  難得之品、紅白小璧  、解結  


            玉漢印  至精、白玉印  色白制工、蒼璧  、紅口  

            劍鼻  色白制精,前遺失者已招到、刀口  制精非劍鼻,疑是刀下飾、鳩佩  色澤古

            圭  古新得一圭,與此正同、龍璧  宋做、白玉鉤  、秋葵鉤  

            笛頭  古樸、秋葵笛頭  、珈珈冕旒珠珠四圈鴛鴦  并佳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王蓬心山水卷  
            方蘭士山水卷  
            宋元無款冊  有數頁是宋元,余俱明人
            王員照冊二頁  極精
            顧西梅仕女小幅  新不如今春所得之一幅。

             
            吳大澂信札 欣賞

             
             
            舊扇六把  劉彥沖最精,張研樵仿粗文亦佳

            伊墨卿對  

            湯貞愍飛白對  款至真

            高南阜詩  對別致

            劉文清對  不真,真者字體活動有神韻,偽者用筆板滯易于辨別。

             
             
            十五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初六日得七月十七日手書,承示書畫、古玉、漢金玉印等件已由蔚盛長交鏢局帶來,計中秋前可到。并承惠寄明太祖像、得利二銅印,感甚,感甚。秦中楊實齋代購古玉數十件聞有玉爵,因秋雨泥濘驛路車不能行,遲遲尚未寄到也。

            《嵩洛訪碑圖》為屺懷得去,竟不獲一見,因擬自畫《訪碑圖》三十二頁,每頁后附書考據一頁,共成六十四頁,可裝四冊,內分直隸、山東、吉林為一冊以太學觀《石鼓》為第一頁,岱廟觀秦刻石為第二頁,陜甘十六頁分為二冊加考據十六頁,為三十二頁矣,龍門伊闕、洛陽及粵中各碑八頁為一冊吳中絕少金石,以焦山《瘞鶴銘》、虎邱《經幢》附于此冊之后。日畫一開,現已成七幅,重陽前計可告竣,他日流傳海內欲與小松司馬相抗衡也。一笑。手泐,敬頌

            禮祺。弟大澂頓首。八月初八日。岱廟、孔廟、華岳廟規模甚大,不易著手。

            后附:
             

            吳大澂信札 欣賞
             

            關中友人寄到古玉百數十種,內有白玉律琯微帶黃暈,長一尺二寸,適與搢圭駔琮宏璧相符,毫厘不爽,因取黑柜黍糓子實之即高粱,適容二百黍,遍考《漢書律歷志》、《周禮鄭注》皆云:黃鐘九寸。乃知班、鄭實沿劉歆之誤,與古樂不合也。九寸之琯圍九分,徑三分,實不能容千二百黍,非得此玉琯不知其誤。

            十六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前由念劬處寄來《散氏盤》石印本,竟與原拓無異,墨色稍淡,字口絲毫不爽,因思尊處所藏原拓最精,何不寄與念劬屬其石印壹百紙墨色不宜太濃,其價由敝處代付,以五十張奉贈,此等石印本竟可亂真也。如非閣下自藏之本或已售于他處,亦可借來一照,專差至滬三四日即可帶回?;蛴袝鞫乇菊沾宿k法便成千百化身。
            弟所藏拓本粘成十數冊,逐一考釋手書隸楷隸書標題,楷書釋文,夏秋之間可付石印,為三代古文傳燈之法,亦今文一巨觀也。三倍與《積古齋款識》。
            清明抵琿春后,俄員未來,長日清閑,每日考釋二三器。手泐,敬頌
            臺祺,弟大澂頓首。三月既望。尊公子晉先生前請安。

            十七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初七日接誦手書,十九日子靜來汴帶到惠扇,感謝感謝。郝弁尚未到,不知何以遲遲,恐其由水路攜眷而來,不免耽擱耳。
             

            玉圜玉璧即乞代付六十金,前次電匯之款計早收到,此款有便再行匯還。秦中古玉價最儉,大藥鏟不過十余金,南中索值過昂,以后毋須問津,精品至寶所得誠不少矣。
            承示翁大司農所題拙畫,留此一稿,它日即請其補書于沈卷之后,亦一韻事。
            叔改蓋隸書甚雅,指航畫亦佳,來書以為六舟和尚,六舟名達受,豈原名悟文耶?便中示及之元押拓附一覽。下押與它姓押不同。

             

            十八通

            (上接前函)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前函尚未封發,適郝學智于廿三日申刻到汴,展誦八月初五日手書并大璧、玉圜、倪冊、任軸,至感至感。玉圜至精,有目共賞,拱璧白玉者少,亦非常品,在蘇揚六十金,其價廉甚。墨耕倪君畫理甚深,小梅先生之高足,似乎青出于藍,可與陸廉夫并駕齊驅,阜長不能專美于前矣。渭長《四紅圖》亦難得之品,為敝篋中所無。
            今秋得濰縣璽印九百四十余鈕,然欲續打印譜,甚不易也。手復,敬請
            臺安。弟大澂頓首。九月廿五日屬書楹聯及廉生書聯,統交勝之帶上

            十九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廿四日續奉重陽手復,如接談笑。楊龍友精卷、廉夫畫冊極深盼望。弟亦得龍友立軸,渾厚如明初人,并得李流芳軸,大小相等。
             

            又得金鈢重九錢半,價不及廿金,其非偽作可知。據濰估云:僅費十金,成色與郢爰同。又得虎牙將軍銀印,龜鈕制作甚精,將軍銀印尚未之見。近日將史姓韻編細查一過,自兩漢至隋,有名人印共得一百三十八鈕,擬刻板另印一冊,張蒼、紀信、公孫賀、李廣、趙充國、公孫弘、王陽、王成其最著名也。再請
            臺安。大澂又頓首。唐石三方已由濰縣徑送煙臺,托杏蓀轉運上海存沈子梅處。
            濰縣裴估又為代購隋碑一通,二十二行,每行三十二字,稍有殘缺數十字,議定一百五十金,送至煙臺。如此大碑由齊魯搬至吳中,大有愚公移山之意,然吳郡金石以后頗有可觀矣。


            二十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初六日得七月十七日手書,承示書畫、古玉、漢金玉印等件已由蔚盛長交鏢局帶來,計中秋前可到。并承惠寄明太祖像、得利二銅印,感甚,感甚。秦中楊實齋代購古玉數十件聞有玉爵,因秋雨泥濘驛路車不能行,遲遲尚未寄到也。
            《嵩洛訪碑圖》為屺懷得去,竟不獲一見,因擬自畫《訪碑圖》三十二頁,每頁后附書考據一頁,共成六十四頁,可裝四冊,內分直隸、山東、吉林為一冊以太學觀《石鼓》為第一頁,岱廟觀秦刻石為第二頁,陜甘十六頁分為二冊加考據十六頁,為三十二頁矣,龍門伊闕、洛陽及粵中各碑八頁為一冊吳中絕少金石,以焦山《瘞鶴銘》、虎邱《經幢》附于此冊之后。日畫一開,現已成七幅,重陽前計可告竣,他日流傳海內欲與小松司馬相抗衡也。一笑。手泐,敬頌
            禮祺。弟大澂頓首。八月初八日。岱廟、孔廟、華岳廟規模甚大,不易著手。

            后附: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戴文節山水》以后更不易得,豈肯送人耶!阮氏仿鑄《散氏盤》乞為留之交家兄置之義莊。弟臨《散盤屏條》六條已付石刻,須十月內刻竣也。大篆以《散盤》為第一鄙人所臨大篆,亦以《散盤》為最,當在鄭文寶《嶧山碑》之上。

            二十一通

            (與第二通相關)

            吳大澂信札 欣賞

             

            翰卿五兄世大人閣下,前復一緘,計邀鑒及。前承代購戴文節山水軸,唐六如精品,陶錐庵、倪小圃畫冊,劉彥沖畫扇,乞寄上海交廣庵觀察處,俟郝學智到滬即可帶回有病故畫圖委員靈柩派郝弁送至上海,約八月初五后可到。因該弁尚有石印《古玉圖考》一箱,少則尚可攜帶畫軸,多則恐不易帶耳。古玉尊一件亦可屬帶,其余留在南中,不必急急取來也。茲有諭郝學智一字或由尊處專人送滬,似尚近便。手泐,即頌
            秋祺。弟大澂頓首。七月十六日。揚州之銅器雖多,精品今年力有不逮,只可割愛也。

             
            二十二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手示誦悉,即如尊議,定價緩三四日再行奉上。印泥需用四兩,乞代購,為感。
            翰卿五兄世大人。弟大澂頓首。《說文古籀補》一部、篆文《論語》一部藉呈臺覽 新正五日。

             
            二十三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怡園藏印前年曾惠拓本一冊,未識此次所商與前冊符合否?借印本一閱,再行議值何如?手泐。敬頌

            翰卿五兄世大人侍安。弟大澂頓首。丁亥人日(1887年正月初七)

             

            二十四通

            (接上函)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前日所示譜內各印細加披閱,精者可選四十余方,軍司馬部曲將等及蠻夷諸印,皆習見之品,鄙人愿以四百金得之,再多者力不能逮,非斤斤較量也。王童玉印曾一見之,如可議值,乞代詢示價,為感。印存原冊奉繳,乞察收。手泐,即請
            臺安。
            翰卿五兄世大人。弟大澂頓首。先立春一日

             
            二十五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昨午前歸,賤恙已愈。敬之五聯已為書就,惟翁世兄長聯尚未書耳。湯貞愍《屏展》八幅,晚年之作,《畫梅》已近頹唐,竊以為書佳于畫,老名士真不可及,不徒以氣節傳也。六十元可得,擬即留之,金押并扇領到。
            翰卿五兄執事。弟制大澂再拜。

            ?

            二十六通
             

            吳大澂信札 欣賞

            吳大澂信札 欣賞
             

            昨日敬之來晤,知有六尺匹東箋三幅見贈,真難得之佳紙也。小宋兄所惠影宋本灸方兩冊甚精,玩件四種并皆佳妙,乞先道謝。敬修、錫蕃兩扇先繳,尚有清如一扇,兩日內亦必送去,今日本擬至觀音山掃墓,為風雨所阻,明日如不赴鄉,必奉訪也。
            翰卿五兄世大人,弟制大澂再拜。二月初六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編信箱:shwbjb@zgzyw.com    聯系電話:18701276487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掃一掃 求關注

            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老年人_欧美精品视频综合网_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_一本久久视频免费
              <td id="j0tg8"><del id="j0tg8"></del></td>
                <p id="j0tg8"></p>
                  <td id="j0tg8"><ruby id="j0tg8"></ruby></td><acronym id="j0tg8"><strong id="j0tg8"><address id="j0tg8"></address></strong></acronym>
                  <td id="j0tg8"></td>